顶点小说 - 网游动漫 -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- 第910章 不速之客

第910章 不速之客

        一脚不解气,宋薇连踹四五脚,踹得陈亚军哪还敢叫喊,只剩下他捂着裤裆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亚军你这个垃圾,败类,人渣,亲生女儿你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tm是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啊,这里是高档富人区,不是菜市,不会有人来围观你同情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tm今天就别想再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收拾收拾这陈亚军,宋薇实在不解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骂了脏话后,他又踹了几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身后的秦森拉着,心疼她怕她把自己的脚踹疼了,她真想把陈亚军当场给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陈亚军,捂着自己的蛋疼得满头冒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最后一丝力气,瞪着宋薇,“你,你想杀人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薇冲上去,秦森把她拉回来,“公安很快就来了,会有人收拾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里面偷偷看的秦陶陶和秦蔓蔓,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不由夸赞道,“哇瑟,妈妈向来温柔体贴,竟然有这么帅气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帅气的。”初中生秦蔓蔓点了点头,扎在脑后微卷的马尾,跟着摆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笑容中,洋溢着秦蔓蔓的青春活力,“不过,姐姐,妈妈踢的那个糟老头子,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先秦陶陶也是一头自然卷发,和蔓蔓一样,扎成马尾,要多青春有多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最近秦陶陶喜欢上了齐耳短发,还特意去拉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短发别到耳后,望向身后的秦盼盼,“大姐,你知道妈妈踢的那个糟老头子,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糟老头子,是盼盼一生的屈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父如此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盼盼早已经不将陈亚军当人看了,她也大大方方地向妹妹们介绍道,“那是我生物学上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妹妹更加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久久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盼盼自嘲一笑,“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妹妹们没有回答她,因为她们觉得真的太不可思议了,只知道妈妈以前嫁了个很不好的男人,没想到是外面那个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人的人品,是真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盼盼又说,“对,那就是妈妈的前夫,我和你们二哥的亲生父亲。对不起,原本不想让这个垃圾出现在你们的面前,影响到你们的生活的,但是姐姐还是没有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。”两个妹妹一左一右地拉起了盼盼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陶陶说,“你不必难过。也不必觉得有这样的父亲是你的耻辱。他根本不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蔓蔓也安慰她,“姐姐,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姐。我们不会因为那个糟老头而对你另眼相看的。你是你,他是他。你的亲人是我们。我们才是你的亲人,别难过。我们一家人都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隔壁的商陆和乔荞,也终于弄清楚盼盼是怎么受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久不见的陈亚军一出狱就搞事情,真是跟他妈一个德性,万年的乌龟王八,老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秦森会收拾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陈亚军终于缓了一口气,却继续赖在地上,看着秦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森,我的老婆你用得可还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不给钱,我就每天拿着一个喇叭在你们小区外面大声宣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说你秦森现在的老婆是我以前睡过的二手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秦森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你要是不嫌丢脸,我就每天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亚军不信,秦森不给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森问,“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亚军比了个手势,“也不多,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秦森打电话叫来的公安人员,已经将陈亚军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亚军告他们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警察拿出了抓捕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找小混混绑架盼盼已经证据确凿,小混混们都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秦森拿出刚刚的录音,又多了一条敲诈勒索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录音放完,秦森看着被控制住的陈亚军,掷地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亚军,不管你说多少次,我都不会嫌弃薇薇的过去。我再次跟你声明一次,不管薇薇有着多糟糕的过去,她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最美好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已经紧紧地握起了宋薇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心一如年轻时一样,充满了力量与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薇顿觉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前半生过得狼狈糟糕,后半生却一直是被泡在蜜罐子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侧头看着秦森,似乎跟了二十余年,他几乎没怎么变,还是那么绅气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同样年龄的陈亚军,完全就像是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,隔着落地窗,三姐妹看着外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蔓蔓搭着秦陶陶的肩,“五姐,妈妈看爸爸的眼神,像不像一个甜蜜幸福的少女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:“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蔓蔓:“爸爸护妈妈的样子,真的太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:“我喜欢的人要是能有爸爸一半的温柔体贴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蔓蔓:“早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:“我上大一了,就算谈,那也叫正大光明地谈,不是早恋。你才是早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蔓蔓:“我的心思都在学习上,哪有时间早恋。五姐,你真谈男朋友了,而且性格还不如爸爸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:“小孩子别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盼盼:“那大姐可不可以管?跟大姐说说,哪个男孩子那么幸运?带回家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秦森还不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拎起被控制住的陈亚军的衣领,“还有,小恒和盼盼没有你这样的父亲。这次进去,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活着出来。你就是死在监狱里,也不会有人给你送终。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怕了的陈亚军,身子都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进去,他真的不可能再活着出监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森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他找的律师是一等一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完了,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换了个嘴脸,想要跪下去求饶,又被左右的公安挟着胳膊,“秦森,放我一马吧。看在宋薇和盼盼小恒的面子上,别送我进去。我保证以后老实点,永远不出现在你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薇:“陈亚军,你根本不配提盼盼和小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亚军的风波就这么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盼盼的老婆谢子安便急急从国外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自己的老婆被那个放出监狱的渣爹伤成这样,谢子安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子安是出了名的疼老婆,又是一个性格和秉性和秦森差不多的好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见盼盼双手都受伤了,饭和菜直接喂到盼盼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着父母和妹妹们的面,盼盼不太好意思,“你放下,我自己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陶陶笑得合不拢嘴:“大姐,你就让我大姐夫喂你嘛,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他这么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秦家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